首页导航栏广告替代文本

  日本鳗鱼是一种鳗鱼品种的学名,并非指鳗鱼产自日本,而且它主要产自中国。

  文|《中国企业家》

  8月24日,日本福岛核污染水启动排海那天,郑晨星的直播间突然涌进了许多人。平时20多的共同在线人数,增加至300多人,同时也出现了很多不友好的评论:

  “偷偷排核污水了还吃,去医院全身检查吧”

  “日本东西不要”

  “你们直播间把日本去掉”

  ……

  郑晨星是福建省福清市人,也是国产鳗鱼品牌九里京的总经理。他一直在电商平台上出售产自福建当地的国产烤鳗。因当地鳗鱼主要出口日本,郑晨星在直播间的背景板上打上了“出口日本的中国鳗鱼”的宣传标语。日本是鳗鱼消费大国,有着悠久的鳗鱼消费文化,对品质要求也极为挑剔,标语原意是想突出产品的优质,但在此节骨眼上,却招来了许多争议。

  面对新进入直播间的用户,主播们不得不一条条解释:这是产自中国的鳗鱼。重复了一天后,主播有些疲惫,当晚同郑晨星商量,“要不要换个标语?”郑晨星拒绝了,反而叮嘱大家调整话术适应变化。

  接住流量,才能传播更广。在郑看来,线上平台和线下门店最大的区别,就是“及时解释”,线下的消费完全取决于消费者的喜好,而线上的销售有互动,当然也有“吃瓜群众”。

  3年前,他同人合资开了一家以鳗鱼为特色的日料店,日本核污染水启动排海后,日料店的生意到目前为止,与之前相比已经直接腰斩。让人意想不到的是,或许是出于以后的海产品还能不能吃的担忧,或许是受主播不停“科普”的影响,九里京的直播间在排海事件发生后的一周,成交额较上周翻了七倍。

  也是在这段时间,更多人后知后觉地发现,中国餐桌甚至包括日本餐桌上的“日式鳗鱼”,原来大多产自中国——据日本农林水产省统计,日本每年的新鲜鳗鱼进口数量超过7000吨,近八成来自中国大陆;鳗鱼加工品的进口量达到21000多吨,99%由中国大陆生产。

  中国是世界上最大的鳗鱼养殖、加工市场,以及出口国。包括郑晨星所在的福建省福清市,以及广东省台山市、广东顺德,这些“不起眼”的小城镇,都是著名的“鳗鱼之乡”。当地人用不同的养殖方式,产出了全球主要的鳗鱼产量,远销日本、欧美等海外市场,但在国内的知名度却相形见绌。

  不仅如此,国内对鳗鱼产业还存在很多误区,比如现在饱受争议的日本鳗鱼。

  “日本鳗鲡是一种鳗鱼品种的学名,并非指鳗鱼产自日本”,广东远宏水产集团有限公司办公室主任徐爱宁告诉《中国企业家》,目前市场上流通的日本鳗,几乎都产自中国,最主要的产地是他所在的广东省台山市。据了解,全球最受美食界消费的鳗鱼品种主要有三种:日本鳗、美洲鳗、欧洲鳗。日式鳗鱼饭,主要用的是日本鳗鱼。

  除此之外,福建福清这个县级市鳗鱼养殖产量就约占全国的四分之一。2020年年底,时任福清市商务局局长的李丰均在接受媒体采访时透露了这一数据。他还表示,福清鳗鱼饲料生产、烤鳗加工和出口创汇等多项指标均居全国领先位置。

  8月底,《中国企业家》走进了中国“鳗鱼之乡”福清,了解日本福岛核污染水排海事件对当地产业的影响。

  排海事件后,放弃盲目囤货

  日本福岛核污染水排海事件带来的热度,在网上没有维持太久。

  直播间“爆”了的第二天,郑晨星接到了仓库仓管的来电。对方认为,这么高的出货量,应该趁机赶紧先囤一些原料,接下来可能会涨。

  郑有些拿不准,打电话咨询对行业了解更资深的表哥。后者却认为“跌大于涨”,原因在于目前鳗鱼库存量已经很高,而主要依赖的出口业务,还没有回调向好的趋势,在中国全面暂停进口日本水产品的情况下,如果日本也采取相应的措施,岂不是相当于以后鳗鱼更没有销路了?

  多方权衡之下,郑晨星决定放弃盲目囤货,继续观望。事实上,一周过去后,目前九里京的直播间又回归到了往日寻常的状态。

  这次排海事件或许只是一个小插曲。在此之前,他们经历了真正属于国产鳗鱼的考验时刻——新冠疫情。

  郑晨星是一位“鳗三代”。他的爷爷是家里最早开始养殖鳗鱼的,目前家族的生意也围绕鳗鱼展开,包括养殖场、烤鳗厂和以鳗鱼为特色的日料店。可以说,一家三代人共同见证了国产鳗鱼产业的成长。但与父辈们专注于养殖不同,郑晨星从2018年开始打造了属于自己的国产鳗鱼品牌。

  郑晨星犹记得,第一年当他以礼盒为突破口打开国内市场时,压力极大:货根本卖不完,一批鱼烤完要在冻库放一年——彼时,国内的鳗鱼市场依赖于出口,国人也还未形成鳗鱼消费文化。

  就在他一度被劝告解散公司时,事情有了转机。

  疫情发生后,整个鳗鱼产业也经受了极大的煎熬。彼时,由于海外订单被取消,企业不得不暂时停工,市场恐慌导致大家纷纷抛售,鳗鱼价格跌至冰点,菜鳗(重量超过500g的鳗鱼)价格一度在三万元一吨,低于养殖成本。

  与此同时,电商直播带货成为风口,出口转内销也成为新趋势。为了赶上这波风口,他转战各大平台,之后又将产品推向大小主播的直播间。线上平台就这样慢慢爆了,订单量从400单、700单到1000单,最高时一天能卖出5000单,成交额突破百万元。

  如今他还持续在抖音和快手直播间直播。旗下的14位主播,每人每天播3小时,在两个号上,每天不间断直播21小时。

  虽然疫情后,鳗鱼行情有所恢复,但较之以往还是有较大的差距。目前菜鳗价格大概维持在六万元一吨。

  海关统计数据显示,2023年上半年我国活鳗出口增长显著。2023年上半年出鳗9034.44吨,出口金额1.46亿美元,同比分别增长35.07%和18.24%。但烤鳗出口有所降低,2023年上半年,我国烤鳗出口2.87万吨,同比下降1.83%;出口金额5.14亿美元,同比下降16.43%。

  事实上,相较于日本将核污染水排入大海,对于鳗鱼行业内的人而言,更担忧的始终是鳗鱼的价格。

  “国内最难养的鱼”

  福清人善谈。在当地,随意找人问起鳗鱼,对方都能聊上半天。在解答的过程中,热情的村民,会递上一杯茶水,或一盘龙眼,来招待来客。在他们的讲述中,鳗鱼的价值非常明了:高蛋白、低脂肪,不仅富含丰富的营养价值,有“水中人参”之称,还肉多刺少、味道鲜美。

  福清养殖鳗鱼历史可追溯至四十多年前。根据当地人的说法,福清的首个养鳗场,是在上个世纪70年代的上迳镇,由当时的南湾村、梧岗村共同出资成立。之后,鳗鱼养殖业开始在福清蔓延开来,鳗鱼产业规模在全球居首的天马集团也坐落于此。原本在日本等国家养殖的鳗鱼,就这样“游”到了中国大陆。

  如今,经由324国道,途径福清市渔溪镇的旅人,一定能在渔溪大桥上看到一块特别的招牌——写有“鳗鲡大镇 龙眼之乡”。相临近的上迳镇和渔溪镇,是现今距离福清市区内最近的养鳗大镇。

  穿梭在附近的村庄,景象与普通农村相差不大:目及之处是独栋小楼、田地与清澈河流。要说不同之处,或许是村民家门口压弯了枝头的龙眼,以及不远处连绵不绝的山脉。

  在村里,还能寻到一些鳗鱼养殖场。房屋间能很明显分辨出鳗鱼养殖场,一个突出的特点,便是黑色的大棚。与广东露天土塘养殖的方式不同,福清的鳗鱼养殖场主要是在人工修建的水泥池中养殖。

  在双墩村,《中国企业家》遇到了养殖户章华。他所在的那片占地面积达到30亩的养殖场,已经有三十年的历史了。夫妻二人承包了十年,养殖甲鱼亏本之后,在2017年开始养殖鳗鱼。

  养殖鳗鱼是一项辛苦的技术活,郑晨星称鳗鱼为“国内最难养的鱼”。

  鳗鱼属于洄游性鱼类,在淡水中生长,但要回到大海产卵,因此鱼苗只存在海洋之中。目前,国内的鳗鱼苗还无法通过人工繁殖,而是在鱼苗阶段从海洋捕捞回来,再由人工精心培育。

  由于鱼苗获得不易,其价格会随着捕捞量而起伏,一尾小小的、透明状的鳗鱼苗价格也从七八元卖到甚至几十元不等。也由此,鳗鱼还被称为“水中软黄金”。

  不仅养殖成本高,养殖难度还体现在鳗鱼对水质的要求极高,稍有污染极易死亡。章华介绍,养殖鳗鱼的水质要优于河流中的水,因此养殖场多建于生态环境良好的区域,用山泉水或井水养殖。

  除此之外,鳗鱼需要精心“呵护”。每天都需要定点、定时、定量、定质的投喂。夏天,章华的日常是,凌晨三点起床喂鱼,五点排污换水,一小时检查一次需要24小时开启的增氧机,下午三点继续喂鱼,五点排污。同时,他还要定期消毒、检查、防病除虫,关注水池温度。

  《中国企业家》遇到他的那个下午,他正在给自家养殖的鳗鱼投喂饲料,仅这一项,两个人忙活了一个多小时。

  这还仅仅只是养殖环节,如果有贸易商来收鱼,他还要请两个工人来分拣。在业界,鳗鱼以大小重量来分类,比如:3尾合计1公斤称为“3P”、4尾合计1公斤称为“4P”。日本人偏爱3P、4P这类小体型的新鳗,美国、俄罗斯或商超渠道,则会选择体格更大的“菜鳗”,也就是重量超过500g的老鳗。

  鳗苗在饲养中由于个体间争食能力强弱不一,造成个体大小差异不同,同时鳗鱼养殖成本较高,这也导致,投资一家鳗鱼厂,并非一两年就能收回成本,如果遇到行情不好,甚至需要持续投入长达数年。

  鳗价不理想,几百万元投入没回本

  福清人敢闯敢拼的精神,就在养鳗业中体现。

  据上迳镇、渔溪镇上的人介绍,福清依山临海,资源贫瘠。早年间,福清人主要通过出国打工挣钱,之后回乡盖楼。当地人挂在嘴边的一句话是:“每家每户都有一个出国的人”。

  发展鳗鱼产业之后,短短几十年时间,与养鳗相关的鳗苗培育、烤鳗加工、饲料生产、鳗药供应、产品流通、技术开发等相关行业也由此产生。已经形成了从鳗苗培育、鳗鱼养殖、烤鳗加工到产品出口的完整产业链。

  在渔溪镇开了整整20年水产药店的刘文飞,见证了鳗鱼产业的起伏。在他的记忆中,最高时,“菜鳗”价格能达到二十多万元一吨,这也让当地经济有了很大的提升——最显著的变化是“路边的房子越来越漂亮,目前房价达到了8000元一平”。

  如今,养殖“发源地”南湾村不仅成为福清的“亿元村”,还让鳗鱼成为省内的一张名片。福清人也凭借精湛的养鳗技术,相继到全国各地开办鳗鱼养殖场。刘文飞的业务也从福清,拓展到全国各地。

  事实上,不只在福建,广东也是鳗鱼养殖大省。相较于福建主养欧洲鳗/美洲鳗,产业以烤鳗加工为主,广东主养日本鳗,产业以活鳗出口为主。在高效运转的供应链条下,国内鳗鱼从工厂到餐桌最快甚至只需要72小时。

  根据天马集团财报数据,近年来,我国活鳗养殖年生产能力在10万~15万吨左右,鳗鲡逐渐发展成为我国单项水产品出口创汇量最大的种类之一,更是国内产业链最完整、产业化水平最高、产值最高的水产养殖品种之一。

  但在不远的将来,在福清,小规模鳗鱼养殖场或将越来越少看到。

  据当地人介绍,过去在福清市随处可见的鳗鱼养殖场,正在向百余公里之外的南平市转移——规模化、智能化以及环保成为新的发展主题。

  当地正在建设的“白鸽山万亩产业基地”就是一大代表。据了解,基地横跨上迳镇、渔溪镇等多个片区,建成后,其养殖车间内内外双循环系统可节约90%水资源,解决传统养殖模式大排大放的难题。此外,养殖水体的水温、溶解氧、pH值、氨氮含量等一系列因素都可以通过科学养殖变得可控。

  不过,这对小规模养殖场将是一个挑战。章华的养殖场以每月8万元的支出坚持着,鳗鱼活着就需要一直喂,饲料也很贵。但现今鳗价并不理想,几百万元的投入还没有回本。

  转型主题之外,近两年,依赖于出口的鳗鱼正“游回”国内。随着鳗鱼产品研发的不断推进,以及鳗鱼产品销售渠道在电商、新零售、商超等线上线下全面铺开,国内消费还在升温。2023年上半年,国内烤鳗共消费8500吨左右。

  虽然日本核污染水事件的热度已经过去,但郑晨星想,如果能借此次机会让更多人了解国鳗,这或许也是一件好事。

  (章华为化名)

国际绿色品牌联盟
Avatar photo

作者 绿色华夏网

  “绿色华夏网”是以构建和谐社会,推进社会文明进程为导向,以传播国内外绿色经济,绿色环保,绿色能源,绿色旅游,绿色文化,绿色健康,绿色发展领域最新动态信息为己任的综合门户网站。为了绿色华夏网更好的发展壮大,欢迎各界有缘人士,友情参与共同发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