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导航栏广告替代文本

  “没想到被租房狠狠绊了个跟头!”近日,一名应届毕业生在接受中工网记者采访时说。

  房源被“美颜”、合同辨“句读”、室友太“善变”……租房,作为毕业生们踏入社会“升级打怪”的第一步,也成为他们迈向社会的第一道坎。近日,中工网记者采访了三位应届毕业生,来听听他们的租房经历。

  找房 卖家秀VS买家秀

  临近毕业时,刚在北京找到工作的罗慧得知了学校要求的最晚离校时间,匆忙下载了各类租房APP,想找一处物美价廉的房子。

  “太老的、太远的、太小的、合租的、太贵的,我都不是很想接受。”罗慧告诉记者,她的公司在北京中心城区,寻遍了各大软件发现,靠近公司的房子要么老旧,要么价格极高,都不是很满意。

  终于,罗慧在一个社交软件上刷到了一位同为应届毕业生的“二房东”发布的租房信息。对方发出的房屋图片和介绍让罗慧心动不已:“整租loft公寓,民水民电,离地铁近,房租只要2300元”,罗慧觉得“这简直是天上掉馅饼”。

  为了更深入了解房子,也为了抢在别人之前将房子订下来,抱着“毕业生不骗毕业生”的心态的罗慧第一时间和“二房东”约好了看房时间。

  看房当天,罗慧从地铁站走到公寓就花了近二十分钟,这与“离地铁近”的描述相去甚远。更让她没想到的是,所谓的公寓其实是城中村的一栋居民楼,周边环境脏乱、设施不齐不说,还遇到坐在路边的醉酒大汉。室外如此,室内也没好到哪儿去:过道狭窄、手机信号仅两格、分外拥挤的空间和几乎可忽略不计的窗户……“其实我挺佩服她(二房东)能把这种房子拍成宣传图那样,这就是卖家秀和买家秀的区别。”罗慧无奈地说。

  “因图片差异大导致的交易失败,极大地浪费了我的时间。”罗慧说,很多软件上的房源宣传图要么是假的,要么是用广角镜头拍摄,“表面看起来宽敞亮堂,实物却根本不是一回事”。

  踩坑后,罗慧只得放宽自己对房租预期和通勤距离的要求,选择了现在比较火的租房公寓,“虽然这个公寓也不太符合我的要求,但比开始那套可正规多了”。

  合同 练就“火眼金睛”

  “自己一个人在外地租房,才会真切感受到原来生活有这么多鸡毛蒜皮的事。”李洪梅感慨。

  梦想成为经纪人的她,为了增加自己的工作经验,从吉林赶到了湖南长沙,准备在时尚娱乐领域大展拳脚,却不想租房的第一步就狠狠地踩坑了。

  “我第一次租房子,就遇到了一个骗子中介!”李洪梅忿忿不平地说:“他说自己是04年(出生)的,刚开始干这行,我这单是他考核期的最后一单,如果签不下来他就得回老家。当时我就想,肯定得在他这儿签完这单。”于是,在中介的介绍下,李洪梅看了房子,感觉还算满意,在没有仔细翻阅合同内容的情况下就直接签约了。

  长沙的夏天直逼40度,没有空调的房间会让人燥热不堪、夜不能寐,而李洪梅出租屋里的空调偏偏在这时隔三岔五地坏。“我向中介房管报修时,他说你自己报、自己修,修完后把发票交给他报销。”结果这报销一等就是三个月,李洪梅去中介总公司说理,却被告知房管早已辞职卷钱跑路。

  当天事情没得到妥善解决,不得已打道回府的李洪梅万万没想到,中介公司紧接着又玩了一出“移花接木”。

  当她在出租屋里又住了一个月时,新房管找上门来说,由于公司改名,需要与租户签署新合同。信以为真的李洪梅又签了,签完合同的第二天,房东便找上门来催租。“他说我们已经两个月没交房租,但其实我们都交给中介了。”就在她准备联系中介时,却讶异地发现,不仅中介群里的中介都退群了,自己所有的联系方式也被拉黑,甚至整个中介公司都人间蒸发了,“那段时间算下来,我亏了差不多6000元,去维权,也因为证据不足而无法受理。”

  经过两次租房的“毒打”后,李洪梅系统学习了租房合同的基本构成和“潜规则”。“合同的标点很重要,如果某件事是甲方承担,合同就应该用逗号隔开,倘若用了句号,甲方对所述的事情是不负责的。”她说,很多人都会忽略这一点,结果导致自己的权益受损。

  合租 “善变”的室友

  今年7月,护理学毕业生何诗从家乡湖南拎着大包小包踏上了她心中象征诗与远方的广州。何诗告诉中工网记者:“广州这边医院很多,又很大,招的人也多,所以我一直想来广州这边。”

  为了尽可能节省上岗培训期间的开支,合租成为她租房的不二之选。因此,对舍友的选择成为何诗需要考量的重心。

  “这是我这辈子遇到过最离谱的事情!”何诗情绪激动地说。原来,何诗找的两位舍友均是她的大学校友,目前在同一家医院工作,但彼此之前并不认识。“签完合同的当天晚上,她们突然告诉我,她们的男朋友每个节假日甚至每月的某几天都会到她们租的房子来过夜。”何诗认为,本来护士的工作排班就极为特殊,到时极有可能出现两男一女共处一室的尴尬情况,“不仅我无法忍受,我家人也一定不会同意”。

  何诗、舍友、房东、中介就此事进行了面对面沟通,最终四方商定,由两位舍友搬离住房另寻他处,何诗再重新找两位新舍友。

  不料,当他们准备销毁旧合同时,两位舍友再次变卦,“我们搬走了需要重新找房,你却坐享其成,应该赔偿我们精神损失费,否则就不给你们合同。”一时间,事情又陷入僵局。就在何诗与她们争执不休时,最终中介出面,表示愿意减免两位舍友重新找房的中介费,事情才算告一段落。

  事后,何诗委屈地哭了出来。“每次遇到新朋友我就忍不住热情,有什么帮得到的地方就想主动去帮。”然而,经历过这件事后,她的想法动摇了,“最近我也在想,是不是一定要看起来不那么好说话,不那么好惹,别人才不会欺负我”。

  提到之后的打算,何诗表示,“出了这事之后,我就不想合租了,想着干脆一个人住,但又觉得,一个人住比较害怕。”

  幸运的是,何诗现在已经找到两位新舍友,“她们两人都非常棒!”何诗的漫漫合租路将会在何时画上圆满句号,她自己也不确定。

国际绿色品牌联盟
Avatar photo

作者 绿色华夏网

  “绿色华夏网”是以构建和谐社会,推进社会文明进程为导向,以传播国内外绿色经济,绿色环保,绿色能源,绿色旅游,绿色文化,绿色健康,绿色发展领域最新动态信息为己任的综合门户网站。为了绿色华夏网更好的发展壮大,欢迎各界有缘人士,友情参与共同发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