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导航栏广告替代文本

  从食物中,我们可以窥见人类社会政治、经济、文化、技术元素的流动与交织。人类与食物的这种关系,在糖身上得到了集中体现。

  早期,蔗糖产量有限,因此价格昂贵,糖一度成为权力与身份的象征。随着英国工业革命的到来,蔗糖生产开始走向规模化、机械化,糖成为补充能量的主要食物之一。而在今天,在健康主义生活理念的影响下,人们对糖的态度从渴望变成了警惕,甚至是排斥。

  未来,糖还会带给人类什么?这取决于人类自己的选择。

  吃是一种本能吗?是,又不全是。人类对于食物营养的本能需求,贯穿生息繁衍的全过程。数千年来,这种本能也伴随着人类历史的演进,成为一种社会性行为。从食物中,我们可以窥见人类社会政治、经济、文化、技术元素的流动与交织。人类与食物的这种关系,在糖身上得到了集中体现。

  从新几内亚到欧洲

  人类对甜味的渴望几乎与生俱来,这种渴望得到极大满足,却经历了漫长的岁月。

  研究发现,人类种植产糖作物的最早记录出现在澳大利亚以北的新几内亚岛。公元前8000年左右,甘蔗在这里被当地土著人驯化为农作物,最初只被用作喂养牲畜,而非供人食用。随着土著人漂洋过海到达印尼、菲律宾等东南亚地区,甘蔗开始在更多地方被种植。有历史学家认为,甘蔗被传到印度后,印度人发明了通过甘蔗汁制结晶糖的工艺。公元600年,这项技术由印度传到波斯,并被阿拉伯人进一步传播至中东、地中海南部和伊比利亚半岛等地方,进而吸引了欧洲人的目光。

  在欧洲特别是英国,糖开始逐步拥有旺盛的社会生命,甚至一度成为权力与身份的象征。

  美国人类学家西敏司归纳了蔗糖在不同历史阶段的用途,分别是:药品、香料、装饰品、甜味剂和防腐剂。在早期的英国,糖就被当作一种珍稀的调味品。

  英国人在十字军东征时期接触到了蔗糖。由于早期的蔗糖产量十分有限,因此价格昂贵,只有宫廷中的王室贵族才能消费得起。

  糖的稀缺性在英国最终演变出一种在今天很难令人理解的糖文化。人们把蔗糖融化,与杏仁混合后,做成糖糊,再由糖雕师雕刻成动物、建筑等形态各异的糖雕,上面有时还会铭刻上歌颂国王的颂词。在这样的文化中,糖成为奢侈品,甚至是财富和权力的象征。

  无论是对味蕾的吸引,还是作为财富的象征,糖都刺激着越来越多人的欲望,创造了巨大的社会需求。这种需求让欧洲殖民者蠢蠢欲动。

  1420年,欧洲航海家发现了今天隶属于葡萄牙的马德拉群岛,并在那里开设了历史上最早的甘蔗种植园,他们从非洲运来数百个奴隶,马德拉群岛迅速成为欧洲最大的糖料生产地。

  但这远远满足不了欧洲人的需求。1492年,哥伦布开启第二次远航,将甘蔗制糖技术带到海地,并逐步传播到美洲大陆其他地方。廉价的生产成本让美洲开始成为欧洲的制糖工厂。

  随着欧洲对糖的需求越来越大,来自欧洲的佣工和美洲印第安人奴隶已经无法提供足够的劳动力,欧洲殖民者开始源源不断地将非洲人贩卖到美洲,成为甘蔗地里的奴隶。殖民者们挥舞着皮鞭,驱赶着奴隶,伴随着一声声惨叫,大量的糖被运往欧洲售卖,殖民者则成为日进斗金的富豪。据不完全统计,有6000万奴隶因伤病、逃亡死在美洲大陆的甘蔗地里。

  从贵族到平民

  非洲黑奴的血与泪,换来的是越来越多欧洲人对糖的渴望得到满足。在16世纪,除了王室贵族,商人阶层开始有能力消费糖。他们也醉心于把糖当作身份象征,将其制成首饰和挂件挂在身上,出席各种场合,以标榜自己的财富和地位。

  这种趋势并没有延续太久,糖的象征意义很快出现了变化。英国工业革命的到来,使社会生产力得到了极大提升。蔗糖生产开始走向规模化、机械化。到18世纪,榨汁机、蒸煮机械等工业设备被引入美洲甘蔗种植园,奴隶制庄园开始向近代工厂模式转型,糖的产量快速增长。

  1800年左右,全世界蔗糖总产量大概25万吨,到1880年,这一数字已经增长到15倍,达到380万吨。大量供给让糖的价格直线下降。糖再也不是王宫贵族或者商贾富豪才能消费得起的商品。属于平民的糖时代到来了。

  18世纪初,绝大部分英国平民百姓已经能够品尝到这种曾经的贵族食物。糖也迅速俘获了普通英国人的味蕾。在面包糕点、红茶、布丁等众多平民食物中,都可以发现英国人对糖的偏爱。

  19世纪末,蔗糖已经给英国人提供约五分之一的热量,成为补充能量的主要食物之一。作为平民日用品的糖,用途也日渐多样化,被研制成防腐剂等更多商品。

  先是在英国,进而是欧洲,然后是全世界,蔗糖消费的扩大彻底改变了人们的饮食结构。为了更好地适应工厂对于体力劳动的需要,更多添加蔗糖的快捷食品被生产出来,快捷化饮食逐渐风靡各个国家。通过甜茶、果酱和甜点,工人们得以快速补充热量,人类社会的饮食习惯也随之向“便利饮食”转变。在很大程度上,糖已经变成了工业化的象征。

  时间来到20世纪,糖与消费主义又近乎完美地实现了融合。在越来越多的国家,人们从工厂的繁重体力劳动中被解放出来,拥有了更多休闲和消费时间,家庭外就餐越来越普遍。随着大量工厂预加工食品,糖在餐馆、电影院、游乐场等家庭之外的场所,满足了人们对甜味的渴望。研究发现,随着甜味辅食在人类食物中占比持续提升,淀粉类主食为人类提供的热量占比已经从最高的90%下降至50%。

  从渴望到警惕

  一则人造甜味剂阿斯巴甜可能致癌的传闻,近日扰动着世界。有趣的是,人造甜味剂的出现和使用,是人们为免去摄入过多热量的负罪感、尽情拥抱甜味的结果。作为蔗糖的代替品,阿斯巴甜比糖甜200倍,一克只含4卡路里热量,成为许多爱甜又惧糖的人的选择。这也在无形中提醒着我们,人们对糖的态度,已经从渴望变成了警惕,甚至是排斥。

  20世纪,碳酸饮料快速崛起。“快乐肥宅水”很快“征服”了世界,让糖制品与人们的生活更加密不可分。20世纪90年代,每个美国人平均一年要喝超过150升碳酸饮料。与此同时,越来越多的迹象表明,人们对糖的摄入已经过量,导致了肥胖等一系列问题。

  有数据显示,今天英国成年人中有64%体重超标,相比20世纪90年代增长了两倍。美国杜克大学在2012年的一项研究报告中指出,美国有三分之一的成年人过度肥胖,到2030年,这一比例将达到42%。美国疾病控制和预防中心的数据显示,2岁至19岁的美国儿童和青少年中,有将近20%的人处于肥胖状态。

  肥胖带来的问题越发凸显,已经成为一种显著的社会负担。英国国民保健系统2014年至2015年期间,花在与肥胖相关疾病上的开支就已经高达61亿英镑,美国如今每年医保开支的9%也花在与肥胖相关的问题上。

  国际社会和各国政府开始有意识地应对这一问题,并把矛头对准了高糖食物。世界卫生组织2015年发布指南,强烈建议成年人和儿童每天游离糖的摄入量不应超过50克,最好不超过25克。英国卫生部门曾计划禁止晚上9点之前播放高糖食品广告,并限制零售商对非健康食品和饮料的促销。美国农业部提出的校园餐标准也要求限制糖摄入量。

  糖在人们眼中的形象开始出现变化。健康主义生活理念的兴起,让肥胖不再仅仅是个人问题,而在很大程度上被赋予了道德色彩。肥胖的人面临的不仅是对个人健康的担忧,还有广泛的社会压力。减肥由此成为一种全民意识。要减肥,就必须减少能量摄入,普通人判断能量多少的依据往往是甜度的高低。糖因此越发成为人们警惕和审视的对象。此时,距离它作为权力的象征,也不过仅仅数百年。

  自跟随甘蔗从太平洋小岛上走出,糖与人类的“爱恨情仇”延续了几千年,关系几经变换。对人类来说,它亦好亦坏,时甜时苦。

  未来,糖还会带给人类什么?这取决于人类自己的选择。

国际绿色品牌联盟
Avatar photo

作者 绿色华夏网

  “绿色华夏网”是以构建和谐社会,推进社会文明进程为导向,以传播国内外绿色经济,绿色环保,绿色能源,绿色旅游,绿色文化,绿色健康,绿色发展领域最新动态信息为己任的综合门户网站。为了绿色华夏网更好的发展壮大,欢迎各界有缘人士,友情参与共同发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