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导航栏广告替代文本

  城市的高度繁荣和密集的工作,让年轻人似乎难以自由支配自己的白天,夜晚便成为年轻人释放压力、安抚情绪的最佳时段。有人习惯深夜买醉;有人习惯呼朋小聚;也有人习惯窝在沙发里,翻一本书,或是打开一部经典电影……

  1996年,由齐秦原唱的一首经典歌曲《夜夜夜夜》风靡一时;时隔23年后,花僮音乐工作室又推出了词曲迥异的同名歌曲《夜夜夜夜》。夜色无边,无疑打开了年轻人放飞自我的大门。时至今日,年轻人的夜消费、夜生活、夜文化远比你想象的更精彩。他们中有人说,白天之下疲惫的是身体,黑夜之后忙碌的是灵魂。

  打卡夜生活新地标

  听脱口秀、看演唱会,或是欣赏一场话剧……虽然上一代夜生活热门目的地KTV正在走向没落,但夜间娱乐新消费模式的崛起,正在迅速占领年轻人的生活。

  在北京王府井银泰地下一层的一家脱口秀剧场,即便是工作日的晚上也经常排着长队。在北京读博士研究生的何同学是这里的常客。“写了一天论文,来这笑一晚上,非常解压。”她说。

  同样解压的还有藏在街头巷尾的小酒馆。在位于天津市和平区的五大道景区,晚上7点一过,沉寂了一天的小酒馆们一键切换成热闹模式。在位于重庆道的精酿酒吧“酒渡”,不到20平方米的店面坐得满满当当。在这里,很难分清来闲谈交友的大学生和忙碌了一天的“打工人”,谈话声和笑闹声连成一片。

  据不完全统计,在我国,近60%的消费活动发生在夜间,夜间消费年均增长速度达到了17%。不过,随着2023年以来各地夜校不断兴起,也有年轻人开始在夜生活中以“充电”代替释放。

  2023年以来,夜校成为杭州年轻人夜生活中的高频词——美妆班报录比堪比考研、外地人坐高铁也要来上课、国际友人也被吸引。2023年9月起,浙江省文化馆开设了“文艺赋美”全民艺术学堂秋季公益课程系列,美妆班、大提琴、小提琴、拉丁舞等69门课程全部公益免费。

  在社交媒体上,“松弛”是大多数人对夜校的描述。比起儿时被家长逼着去上的兴趣班,如今的夜校成了年轻人取悦自己、想学就学、没有压力的真正“兴趣班”。为了短暂“抽离”日复一日的程式化工作状态,很多年轻人在每周的固定时间,与艺术、文学、手工等“无益于职场却有趣”的事情接触,这被他们视为“对冲”现实内卷化、紧张感的一剂良药。

  除了追求“情绪稳定”,打造健康体魄也成为年轻人夜生活中的主流选项,类似于夜跑、夜爬(山)、夜撸(铁),甚至连原属于中国大妈的广场舞都成为年轻人的心头好。

  《中国跑者运动大数据报告》显示,90后成为“夜跑族”的主力人群。天津白领李梦坚持夜跑3年,她觉得,夜跑不仅改善了身体状况,也扩大了社交圈,是一项“有益身心还省钱”的夜生活。

  夜生活意味着什么

  日出而作,日落而息,是自然赋予的人类生存规律。明明每天打卡上下班就已经耗尽了全身力气,年轻人重新投入夜生活“忙碌”的动力又从何而来?

  在社会学家的眼中,当社会发展进入现代化后,社会的原子化不可避免,个体生存更加独立。此时社会资源变得越来越稀缺,人际关系变得疏离。

  但生活不仅需要独处时的清醒,也需要热热闹闹的“烟火气”。长期生活在水泥丛林中,年轻人越来越需要愉悦的交流和情感的抚慰。加之城市化进程加剧人口流动,背井离乡的年轻人也渴望在工作以外产生与社会的连接。于是,夜生活被许多年轻人赋予了极大的社交意义:希望在我一天中最松弛的时间段,遇见那个相处轻松、志趣相投的你。

  对拓展自身能力的渴望,也驱使一些年轻人“走出职场,走上课堂”。近年来,“斜杠青年”等网络热词开始流行,意味着新生代年轻人开始拥有多元选择的意愿和权利。

  32岁的马露在北京一家科研院所工作。2023年春天,她参加了一个线下编剧培训班,每周两次夜间授课。她说,自己并没有做编剧的打算,但她十分好奇能够讲好一个故事需要怎样的能力。

2023年8月5日晚,南京市建邺区西城·夜未央活力街区,市民在小吃夜市消费。

  同一个夜晚,不同的年代气息

  2021年10月,一首叫《漠河舞厅》的歌曲爆红。这首由一位独舞老人为纪念亡妻创作的歌曲,让“舞厅”这个老一辈年轻人的夜生活阵地重回大众视野。

  上世纪90年代至21世纪头十年,酒吧、KTV、舞厅等娱乐场所逐渐走向本土化、规模化。此后,人们在夜间放松形式变得更加丰富多元,也助推了夜经济的出现。

  虽然形式不一,不同阶段的夜生活满足人们拓宽社交、提升自我和重建生活需求的作用却是相同的。在2023年爆红的电视剧《漫长的季节》中,录像厅播放的港片,就作为时代的刻印反复出现。在上世纪90年代,许多年轻人就是在这里,窥见了更大世界的一隅。

  如今,与改革开放一起成长起来的90后、00后,正以一种不同于父辈的方式来享受夜生活。据生活方式研究院主办的“生活榜”市场调查,80.6%的受访者认为,夜间生活和消费的主要需求在于释放压力;59.9%的受访者认为,夜晚出现频率最高的情绪是“放空自己,不需要思考”。

  在当下不少年轻人看来,白天的时间是公司、单位的,只有夜晚才是自己的。于是,夜生活成为他们重夺生活掌控权的重要途径。“我只是想控制自己的生活。”马露说,“我知道这很难,好在下班后的时间是属于我的。”

国际绿色品牌联盟
Avatar photo

作者 绿色华夏网

  “绿色华夏网”是以构建和谐社会,推进社会文明进程为导向,以传播国内外绿色经济,绿色环保,绿色能源,绿色旅游,绿色文化,绿色健康,绿色发展领域最新动态信息为己任的综合门户网站。为了绿色华夏网更好的发展壮大,欢迎各界有缘人士,友情参与共同发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