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导航栏广告替代文本

  南京某车站一楼的母婴室内部灯光亮得刺眼,还有不少苍蝇,角落处的尿布台黑得发油,而且屋内并没有可以为电动吸奶器供电的插座。张一乔摄

  “出门很少能找到一间标准的母婴室,有时候又因为引导标识不清楚找半天才找到。”前不久,在南京市某商超里,一位哺乳期妈妈向记者抱怨。

  众所周知,母乳因其营养、质优、健康、安全、适温等优势而成为宝宝最好的“口粮”。然而,现实中坚持母乳喂养对年轻妈妈来说并非易事。很多职场妈妈在产假结束、重返工作岗位后不得不放弃母乳喂养。此外,一些带着婴儿外出的哺乳妈妈也往往面临尴尬。

  近日,中青报·中青网记者调研发现,在一些大型购物中心设有母婴室,但是标记不明显,不易被发现。在一些地铁站等场所的部分母婴室重建轻管,卫生条件、环境和设施不尽如人意,私密性较差,个别母婴室被上锁,沦为摆设。一些公园等场所就缺少母婴室,给哺乳妈妈带来诸多不便,最后只能选择去第三卫生间甚至干脆到女厕所解决。

  随着三孩儿生育政策落地实施,公共场所和机关、企事业单位新建、改建的母婴室日渐增多,但其数量仍无法满足哺乳妈妈群体的需求,推动母婴室建设和规范化管理,解除哺乳妈妈的后顾之忧,已成为社会普遍关注的话题。

  2021年11月,国家卫生健康委等15个部门联合印发的《母乳喂养促进行动计划(2021—2025年)》提出,到2025年,公共场所母婴设施配置率达到80%以上。现实中,工作场所母婴室数量不足,仍是掣肘母乳喂养的因素之一。《2022中国女性职场现状调查报告》显示,仅有10.1%的女性员工所在企业提供母婴室、哺乳室等设施,致使部分职场妈妈或为“泵奶”打游击,或无奈放弃母乳喂养。

  母婴室乱象频出

  记者通过高德、百度等地图搜索“母婴室”的关键词发现,南京市大部分母婴室的信息并没有收录在上述搜索工具中,路上的指示牌也存在着标志不统一、引导距离过远等问题。此外,将厕所充当母婴室的情况也不在少数。

  南京某车站一楼的母婴室刚好位于搭乘出租车的出站口,空气中混着汽车尾气与机油的味道,一扇敞开的门夹在男女卫生间之间,标识写着“第三卫生间”。

  记者看到,内部灯光亮得刺眼,还有不少苍蝇,角落处的尿布台黑得发油,而且屋内并没有可以为电动吸奶器供电的插座。“这个已经是火车站里最大的母婴室了,别的更远。”一名保洁员坦言。

  “建在这个位置,开门出租车尾气味道大,关门霉味更大。”该站另一个保洁员解释在南京夏日如此高温的环境下,还敞开大门的原因。

  在南京老门东、夫子庙等热门景区,母婴室的数量也很少,且位置十分难找。老门东文化街的母婴室设在箍桶巷北的游客中心里。游客中心一整面墙的地图中也没有标明母婴室的位置。在人流量较大的夫子庙,路面上并没有母婴室的指示,记者询问才得知,景区内设有一间母婴室,需要买门票才可进入使用。

  而这个母婴室实际上只是在女厕所的一面墙上安装了一个折叠尿布台,将尿布台展开后,厕所过道只能勉强通过一人。

  记者走访发现,并不是所有的母婴室都是常年开放的,有相当一部分的母婴室是定时开放,还有的需要联系工作人员来开门。南京市地铁三号线的卡子门站有一间母婴室,待记者赶到时却发现大门紧锁,门把手上方贴着“如有需要,请与工作人员联系”。记者联系工作人员,对方态度很好,表示想办法来找一间办公室。

  “知道有,但不知道具体在哪儿,这站有吗?”一位地铁上抱着孩子的妈妈,面对记者提问是否知道地铁站里有母婴室时回复。

  母婴室建设和使用为何监管缺失

  母婴室的设施损坏未维修、室内长期未通风有异味、有的母婴室里满是杂物……这样的母婴室,怎么能化解“宝妈”的喂奶尴尬,并给足她们“安全感”呢?这是江苏省常州溧阳市人民检察院第四检察部主任谢靖的疑问。

  今年2月,谢靖在办理案件中发现母婴室分布不均的问题。她向一位涉案未成年人的母亲了解家庭情况时,这位母亲无意中提到,自己带着6个月的二宝在医院看病时,想给孩子换尿布,却找不到母婴室。后来,这位母亲过了很久才找到,而且母婴室的尿布台也没有安全带。

  谢靖敏锐地捕捉到这条线索,她带领部门干警随机走访调查溧阳市辖区内包括商超、医院、汽车站、景区等在内的33家大型公共场所。让谢靖大吃一惊的是,走访之处,设置母婴室的地方刚刚过半,且分布十分不均衡。她观察到,这些母婴室主要分布在主城区,郊区和乡镇则较少。另一方面,主城区的母婴室又集中在需要吸引人群的营利性大型商超等购物场所。

  “人流量同样很大的公园、医院、汽车站等公益服务场所,母婴室数量明显不足。”谢靖说,完善母婴设施亟须引起重视,哺乳妈妈的需求需要保障。

  此外,绝大多数母婴室的信息都没有录入百度、高德等地图搜索工具,路上指示牌和室内地图的标识和指引也不准确,有的根本就没有标识位置,妈妈们寻找起来很困难。

  走访中,很多哺乳妈妈向谢靖“诉苦”,有的母婴室设施配套并不齐全,有的已经损坏无法使用,有的因为长期闲置有异味。“体验感非常不好”。

  谢靖走访发现,母婴室具有公益属性,且建设成本高,相关场所的监管部门涉及交通、卫健、商务等多个行政机关,目前没有相关文件明确各部门的监管职责,在出现应建未建、建而不用、后期维护不到位等各种问题后,没有相关行政机关责令整改,也没有相关处罚措施,导致母婴室建设和使用在监管方面存在缺失。

  针对这些情况,溧阳市人民检察院开展督促履行母婴设施规范化建设监管职责行政公益诉讼,并向4家相关行政部门分别制发了公益诉讼诉前检察建议。

  期待更多母婴室“旧貌换新颜”

  今年3月,溧阳市人民检察院召开行政公益诉讼案件公开听证会。在广泛听取各方意见后,溧阳市人民检察院分别向溧阳市商务局、卫生健康局、文体广电和旅游局、交通运输局公开送达诉前检察建议,督促行政部门尽快完善全市母婴设施建设工作,优化公共场所母婴设施环境。

  该建议提出,各部门应提高乡镇、社区母婴室空间配比,扩大服务覆盖面。同时,相关工作人员要规范化管理,根据公共场所面积、人流量、母婴逗留情况等因素,分类推进母婴设施建设。各相关部门严格清查,加强对本行业母婴设施建设和管理的指导、协调和监督。

  此外,按照“谁建设、谁管理、谁维护”原则,各责任主体对各自场所母婴设施的建设、管理和维护,多渠道强化宣传,提升使用效果。同时,检察官们也鼓励社会公众参与监督。

  进行整改后,溧阳市人民检察院也开展实地走访“回头看”,持续跟进检察建议的落实效果。目前,前期走访的商超、医院、汽车站、景区等在内的33家大型公共场所母婴室已经整改完成28家,且设置母婴室的公共场所均在入口和路向指示牌等醒目位置标识母婴室的具体位置,让急需使用母婴室的妈妈们一目了然。

  已经设置的母婴室房间内均有便于哺乳的座椅或者沙发、茶几、婴儿床或带安全扣的婴儿整理台、电源插座、垃圾桶、冷热饮水机和配备洗手液的洗手台等设施,整个房间舒适整洁、温馨便利。

  东南大学社会学系副教授龙书芹表示,在女职工较多的用人单位以及机场、车站、码头、大型商场等公共场所普遍建立标准化、规范化的爱心母婴室,为妇女哺乳提供便利条件,并根据需要,推动公共卫生间母婴设施改造。

  此前,江苏省政府办公厅印发颁布的《江苏省妇女发展规划(2021-2025)》明确提出,要推进公共场所爱心母婴室建设。记者发现,该发展规划仅仅为母婴室建设提出要求,但后续的管理、维护以及标示等问题的解决方案仍需落实。

  龙书芹称,在母婴室纳入导航系统的基础上,对于一些亟须建设母婴室但尚缺的区域,可以由使用者提出反馈,然后导航系统再反馈给相关部门,从而提高母婴室的覆盖面。同时,在母婴室的管理和维护方面,相关工作人员应增设反馈和评价机制,以促进各责任主体更好落实母婴室管理和维护的责任。

国际绿色品牌联盟
Avatar photo

作者 绿色华夏网

  “绿色华夏网”是以构建和谐社会,推进社会文明进程为导向,以传播国内外绿色经济,绿色环保,绿色能源,绿色旅游,绿色文化,绿色健康,绿色发展领域最新动态信息为己任的综合门户网站。为了绿色华夏网更好的发展壮大,欢迎各界有缘人士,友情参与共同发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