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导航栏广告替代文本

  近日,“年轻人在网上买情绪价值”的话题登上热搜。树洞倾听者、聊天陪吐槽……种种看似无聊的虚拟商品迎合了年轻人对陪伴、缓解焦虑的心理需求。与此同时,“云监工”“学习监督员”有着更为积极的一面,人民日报评论认为,不失为人们加油充电的一种尝试、一种探索。

  “下单”学习监督员 按自己的节奏前进

  如果说一个高中生能做点什么,让班主任往后念叨个三五届,那除了罚站的时候都能睡着,就是在高考的时候逆袭了。

  作为黑龙江高考改革前的最后一届高三学生,成绩排名一直在末尾的仔仔月,仍然对“考个一本”抱有希望。学校复习跟不上,补习班又治标不治本,距离高考只有三个月的时候,理科总成绩只能勉强够上二本。

  抱着死马当活马医的心态,她通过一家淘宝网店下单了学习监督服务。在监督员的指导下,仔仔月制定了自己每天的学习计划表,并在监督员及线上自习室其他同学的共同监督下,完成每天的学习任务。

  监督要比想象中严格,需要通过语音、照片,或视频的形式,证明自己完成了特定阶段的目标。比如起床,只要仔仔月不接电话,监督员就会一直打,醒了以后还要拍早餐或录洗漱时的声音来证明自己真的没有赖床。到了复习具体科目的环节,监督员会要求她在学习时开启摄像头,一旦开小差就会遭到监督员的强烈谴责。如果是背单词、古文一类的环节,需要监督员抽背过关后才算完成目标。

  学习监督听起来和学校没有太大差别,怎么在学校就不行呢?

  仔仔月说,一是因为学校里的内容本来就跟不上,自己像被推土机一样推着往前,效率很低。学习监督是她自己制定的计划,难度和进度更容易把握;二来离开了学校那个大环境,自己不用在意别人的目光,不会有那么大的压力。当然最重要的一点,她不甘心自己寒窗苦读十二年,最后却考不上一本。

  于是,她开始按监督员教的方法,将所有错题统一整理到本子上,不会的就问,从监督员到同一个线上自习室的常驻学霸,最后可以鼓起勇气当面向老师求教。彼时的她已不是心血来潮、问完就忘的“学渣”,而是一个将自己的学习计划付诸行动的准大学生。从今年3月找学习监督员起,直至高考结束,时间表上,具体到科目和习题类别,记录下了976个小时的学习时间。

  高考成绩公布后,仔仔月以超黑龙江理科一本线45分的好成绩,考上了三个月前想都不敢想的大学。

  缓解焦虑、情绪按摩 虚拟商品背后藏心理暗示

  早在四年前,“夸夸群”突然走红,这可能算是最早的提供情绪价值的虚拟商品。据媒体报道,彼时,大批淘宝卖家推出了夸夸群服务,“夸手”从清一色的大学生,扩展到了外企职工、设计师、高管等多个领域。短短十几天,有“夸手”共夸了600多个人。

  一个名为“智商+1”的商品,仅仅配了一张爱因斯坦的照片,也轻松月销过百万。商品评价中挤满了为自己的智商祈福的卖家。“爱因斯坦的脑子”在高考期间受到了考生及其亲友的追捧,相关词条一度登上热搜。与之类似的,还有“财运+1”“考编上岸”等具有祈福意味的虚拟商品。这类乍一看很无聊的虚拟商品,就像赛博许愿池,在给年轻人带来自我安慰的同时,缓解了焦虑,是一种心灵按摩。

  广东的小亿是一名高校电商专业的学生,一年半前,老师留下一个作业,让学生们试着开一个淘宝店。店是开起来了,但因为缺乏时间打理,生意长期不见起色。

  直到去年秋天,他发现网上有人在卖虚拟蚊子,即买家下单后,卖家通过微信、QQ等软件扮演蚊子,向买家指定的朋友,发送“嗡嗡嗡”等文字。

  于是小亿将店里其他商品都下架了,开启了自己的第二次电商转型之旅。他根据蚊子的烦人程度,上架了五种不同价位的“蚊子”。最低4毛,最高1块。越贵的“蚊子”越烦人。

  “我原本以为夏天大家都不缺蚊子,冬天卖蚊子反而能填补市场空白。”小亿总结道,但事实证明,冬天恰恰是“卖蚊子”的淡季。可见赛博蚊子这类虚拟商品,满足的主要是年轻人的社交和情绪需求,而不会真有人想要冬天的蚊子。

  近年来,类似的虚拟商品的种类层出不穷,从1元大象、虚拟蚊子到骂醒恋爱脑、offer好运喷雾等,可以说只有你想不到,没有商家不能卖的。近期电影《消失的她》热映,剧中情节带火了骂醒恋爱脑服务。毕业季,有商家更是推出了offer好运喷雾,主打的就是一个玄学。

  这些虚拟商品背后,是为当下年轻人提供陪伴感、缓解焦虑、提供积极的心理暗示。忙着搞钱搞事业的年轻人,愿意花钱讨好自己,而各个虚拟商品,恰好迎合了他们不同的情绪需求。

  现实难寻倾听者 找“树洞”只为倾诉

  00后的子豪,工作后当过服务员,也在电子厂里打过工。后来在当保安时,朋友建议他试试去网店当个兼职的“树洞”,因为他的人生经历过诸多波折起伏,容易与人共情,适合当个倾听者。

  听说当“树洞”也能赚钱时,子豪起初是怀疑的。但当了半个月的“树洞”之后,他决定自己开一家网店。“大部分人的需求,也就是你能听懂他们的话,get到他们的点,听起来很简单,但是能提供这种解决方案的人却不多,需要有自己的阅历,还有自己的判断。”子豪说。

  如今,这家名为“独角兽树洞”的网店开业不过四个月,生意越做越大。子豪为此招募了许多“树洞”,其中多数都是兼职。

  嘉伟是子豪招募的“树洞”之一,至今已经聆听了不下400位倾诉者。据其所述,买家中不乏经济状况、社会地位都不错的人。“什么样的人群,会在虚拟空间找一个陌生的‘树洞’陪伴?因为现实中没有一个能好好听他们说话的人”嘉伟说:“可能长期以来都是一个人生活、奋斗,朋友也都是工作和生意上的往来,普遍特征是遇到什么事情都自己扛。”

  许多买家会在语音或电话里大哭一场,这种情绪决堤,并不需要什么重大的人生挫折,往往只是因为生活中的一件小事。比如打翻了一杯刚倒的牛奶、用了几年的耳机线断了,或者今天睡醒发现手机没有充电。

  “都是情绪的累积,方方面面的小事,都会成为成年人崩溃的瞬间。”嘉伟说,“‘树洞’做的是陪伴和心理疏导,而不是告诉他们你有病,你得吃药,因为道理其实他们都懂。他们很多是坚强的人,真的问题他们会自己去解决。”

  多数买家,在“树洞”哭过一场后,情绪都会稍得安抚。“第二天一早,照样准时起床出门,去面对现实世界。”

  嘉伟是新闻播音专业出身,拥有较成熟的声线,出于兴趣,对社会心理学和人格结构分析理论均有涉猎。许多买家已经把他当成长期倾诉解压的对象,“有几个买家,都是隔个四五天,撑不住了就来找我聊聊,然后可以再撑个四五天。”

  许多订单是在深夜下的。在没有别的“树洞”接单时,店主子豪就会自己顶上,他带着一种职业的责任感:“我不希望店里出现退款,我就是个24时的‘备胎’。”

国际绿色品牌联盟
Avatar photo

作者 绿色华夏网

  “绿色华夏网”是以构建和谐社会,推进社会文明进程为导向,以传播国内外绿色经济,绿色环保,绿色能源,绿色旅游,绿色文化,绿色健康,绿色发展领域最新动态信息为己任的综合门户网站。为了绿色华夏网更好的发展壮大,欢迎各界有缘人士,友情参与共同发展。